河南省教育新聞網

            52個未摘帽貧困縣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提升在線示范培訓紀實

            [?? 教育部網站 ??] 作者:
            2020-07-13 11:09:55 |
              扶貧先扶智,扶智先通語。發揮語言文字的基礎性作用,是助力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脫貧攻堅的重要舉措。
             
              在深度貧困地區,教師國家通用語言能力直接關系到學生的普通話水平和現代科學文化知識的獲取。今年4月以來,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抗疫不松勁,戰貧不停步”,創新工作方式方法,組織50個高校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以結對幫扶、遠程互動的方式,充分利用“互聯網+”和現代教育技術賦能,對口52個未摘帽貧困縣開展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提升培訓,少數民族教師、農村教師成為此次培訓的重點。
             
              創新方法,提高培訓的針對性、實效性
             
              “從小沒有接受過完整的普通話訓練,我在跟同事的交流和教學工作中都曾因為這個遇到困擾。但幼兒園是推廣普通話的前沿陣地,作為一名幼兒教師,只有我學好了,才能教好孩子。”近日,上海大學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與新疆喀什地區英吉沙縣教育局聯合舉行民族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提升在線示范培訓開班儀式,英吉沙縣第三幼兒園教師阿斯姆古麗·伊迪熱斯的這番話,說出了不少少數民族教師的心聲。
             
              英吉沙縣是喀什地區4個未摘帽貧困縣之一,少數民族教師占了教師隊伍中的絕大多數。隨著近年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的全面覆蓋,特別是國家統編三科教材的推廣使用,部分少數民族教師受語言影響,難以勝任課堂教學,普通話表達能力亟待提升。
             
              今年4月,52個未摘帽貧困縣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提升在線示范培訓項目正式啟動。該項目由國家教育行政學院組織協調,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進行普通話專業指導,華東師范大學進行教學指導,50個高校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發動1100余名師生,對口52個縣5200名少數民族教師、農村教師開展線上培訓。培訓由“課堂派”提供在線平臺支撐,科大訊飛公司提供智能語言測評服務。為期3個月的培訓根據對口縣教師的實際需求“量體裁衣”,依托線上教學平臺,采取一對五小班輔導、互動練習、摸底測試等方式,結合師生雙方的實際靈活安排培訓頻次,加強教師與學員互動,創新的培訓模式增強了培訓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北京大學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充分發揮語言研究專業優勢,成立專家組,整理了云南怒江州福貢縣普通話的主要偏誤,根據實際情況編寫了培訓教材。南京藝術學院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對貴州黔東南州榕江縣學員進行摸底,明確了“在大課了解理論知識,在小課輔導中交流,通過每日作業一對一糾正”的教學思路,并設計了提升藝術審美、增加語言魅力的特色課程。
             
              學習愿望強烈,激發師生無盡動力
             
              與廣西融水縣教師趙蘭芬的第一次視頻會面,讓南昌師范學院教師孫亦平既好奇又感動。鏡頭里,趙蘭芬站在山丘上,背景是蔥蔥郁郁的樹林。受疫情影響,學校還沒復課,趙蘭芬一直待在家鄉。“美麗的山水打動著我,但更打動我的是學員們執著學習的精神。”孫亦平說。
             
              像孫亦平一樣,不少教師都感受到了邊疆民族地區教師學好普通話的強烈愿望。黑龍江大學一名教師說:“有的鄉村教師沒有得到參訓名額,就和參訓的同事商量能不能旁聽,他在一邊不說話。后來小組糾音的時候,總有一個很小的聲音跟著一起讀,開始以為是網絡原因引起的回音,后來學員說那是他的同事在一邊旁聽、跟讀。”了解到情況,項目組專門為這名教師增加了名額。
             
              喀什地區莎車縣城東街道辦事處前進小學的米那瓦爾·吐爾孫是一位新手媽媽,為了不影響孩子睡眠,她只能趁孩子睡著時小聲練習。“培訓一開始,米那瓦爾就與班上的其他學員不同,常常很晚回復我消息,后來我才知道她的孩子剛滿兩個月。”華東師范大學培訓教師肖丹怡說,“我總在凌晨收到她糾正讀音的錄音,聲音非常‘輕柔’,因為那時候小寶寶正熟睡。”
             
              三江縣獨峒鎮高宇小學教師胡朋單是個會“擠時間”的人。她同時教授三年級語文和五年級數學,并帶兩個班的體育課,除了教學任務外,還承擔扶貧工作。她的一天常常是這樣度過的:早上一起床就聽示范朗讀錄音,上下班路上戴耳機聽回放,晚上完成當天朗讀任務。不管多累多晚,胡朋單都會保質保量完成當天的學習任務。
             
              而對來自四川昭覺縣的高娟來說,此次培訓讓她和孩子們的普通話水平都得到了進步。高娟所在的昭覺縣支爾莫鄉勒爾村小學是一所寄宿制學校,周末學生們不回家。“輔導課一般安排在周末,我跟著視頻讀的時候,學生也跟我一起讀,孩子們跟我一起進步。”高娟說。
             
              普通話培訓課,也是一門生動的思政課
             
              云南省蘭坪縣的100名學員分屬白族、傈僳族等6個少數民族,普通話受民族語言和地方方言影響較大。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40名培訓教師的鼓勵下,蘭坪縣6名教師逐漸克服了語音固化帶來的心理壓力,普通話水平得到顯著改善。在一對一、一對多輔導中,學員和教師每天連線糾正發音問題,最長的一次通話達80分鐘。周末,學員們積極參加基地組織的“繞口令比賽”“成語接龍”等趣味活動,他們還共同創編完成《記憶里的童年》等誦讀作品。
             
              經過培訓,“普通話水平明顯進步”是學員們共同的感受。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學員巨等文說:“老師從我們的方言特點入手,找到我們發音中存在的突出問題,設計了字、詞、繞口令,讓我們有針對性地訓練,特別是經過一對一輔導,我明顯感到自己的普通話水平有提升。”
             
              對不少偏遠民族地區的孩子們來說,學好普通話首先意味著溝通。四川省涼山州金陽縣天臺幼兒園大多是彝族孩子,他們的家長基本上都在外打工,爺爺奶奶有的不識字,甚至不會說也聽不懂普通話。“剛入園的孩子很多聽不懂普通話,每句話都需要翻譯成彝語才能交流。”彝族教師楊曉荷介紹,為了學習普通話,所有幼兒和老師都堅持用普通話交流。慢慢地,孩子能聽懂老師的話了,再后來,也會試著用普通話表達自己的想法了。
             
              “這次的培訓讓我的相關知識更加系統化、專業化,每次作業我都反復訓練十幾遍才上傳,力求每天都有點進步。”楊曉荷表示,只有自己先學好了,才能更好地教孩子們。
             
              語言文字既是交流工具,也是文化傳承的載體、治國安邦的重器。在深入交流中,民族地區、貧困地區教師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教學能力得到顯著提升,同時也為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深化文化認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發揮了積極作用。不少培訓教師表示,他們給貧困縣教師上的是普通話培訓課,而他們自己則上了深受觸動的思政教育課和深入實踐的專業提升課。
             
              上海大學國家語言文字推廣基地培訓教師趙偉偉是新疆英吉沙縣薩罕鎮第一小學教師迪拉熱·麥麥提吾熱依木的普通話指導教師,趙偉偉說:“我在迪拉熱身上看到的是50%的積淀和200%的努力。而她的這種學習熱情,也深深地感染了我,激勵著我在生活中積極向上,在工作上更加努力。”
             
              參與授課的學生志愿者大多是95后碩士研究生,在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的關鍵節點,此次培訓為他們提供了將專業知識與社會需求、國家發展相結合的機會。
             
              北京大學碩士生吳平凡對此深有感觸。他記得,一位學員對他說,自己特別想學好普通話,這樣可以更好地影響他的學生。“這個樸素的夢想帶給我很大觸動,他們努力的模樣也讓我看到了那里的人們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向往。幫助他們,實現‘學好普通話’的夢想也是我的心愿。希望能為更多山里的孩子筑夢。”

            責任編輯:故城

            瀏覽次數:

            相關閱讀:

            800万彩票